挺杂的

[TPN]季冬

帕特里克阿尔特伦斯,严格地来说的确是阿尔特伦斯家族的第一个人。


but 那又咋样 反正是我编的【摊手


那些流水账得厉害的地方 就是我切出去刷空间了………嗯。就这样。



——




帕特里克被送回北方,已经是很多年之后的事情了。人们看到的他神志不清,眼神迷离,早已没有当年不知胆怯的疯狂的样子。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段时间被关押在阿尔特伦斯堡的阁楼里,每一天都像已经死去那样静悄悄的,没人知道他在干什么,他也毫不在意,就那样无所事事一天一天地闲置着自己,好像在静候看得到的死亡一样。广泛流传的说法是,南方的流放生涯,已经逼疯了这个嚣张太长时间的男人。……当然,人们根本不会在意这些。


 


 


 


我的姐姐 麦迪:


 


你好。


写下这两个字后我久久不能落笔,脑子里有太多的话想说却又不知道从何开始。若果你依旧在关注我的动向的话,那么你应该知道,我已经被押送回了北方。我多么希望我能够用激动人心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可事实并不是这样。几十年来的朝思暮想已经让这个地方腐烂在了我的心里,当真正的寒气拍打在脸上的时候,除了拉高领子什么都不会像——但请你不要误会,我不思念南方。海浪所带来的绝望远比炙热的阳光可怕。当每一天醒来,转过身便是看不到边界的蓝色绿色,常常怀疑自己是不是去了另一个世界,就像是奥力克所说的、我一直所追求的“里休斯”那样的地方。然而遗憾的是,我又总能清楚地意识到不是这样的。我还活着,我会一直活下去,直到回到北方。


所以我回来了。当他们知道我快要死去的时候,在我终于要放弃希望的时候,白色的船帆出现在了海天相接的远处,太多年来我第一次看到和我一样的“人类”。我清楚地记得,他们可以做出的冷漠的眼神里透露出的同情。他们以为他们看到了帕特里克年老力衰的样子,他们以为他们见证了在这个人做过那么多伟大的事情时候终于衰亡的时刻。他们自命清高地、像学者一样思考着大道理感叹着人的一生,他们全然不知我与那些注定有一天消亡的无力的人们有着千差万别……无论今后怎样,我注定永远地活下去。


然后你又要苦口婆心地制止我了。


那么,麦迪,我说不出这是最后一次这样的话。甚至刚刚的这个句子,也应该放在结尾才对。你看,一路颠簸恍惚的我已经开始思维混乱了,语无伦次之下全然不知自己想表达什么。可我应该去写,我想了这么多年,我之前有那么多想说的话,我必须写下去。


在我终于不是太小的时候,你开始给我讲我们相遇时候的事情。你说我是你从硝烟中抱出来的孩子,那个时候的我看起来只有一岁或两岁,又哭又闹平凡得很。可惜的是我从未有过那个时候的记忆,即便我那么想知道那时候所发生的一切。那场,使我家乡所有的故事毁于一炬的战争,听起来是多么的虚无缥缈就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那个,还未来得及在地图上标注就毁灭的小镇,也就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这才是我那个时候的真是感受。至于为什么对这场战争如此感兴趣,我将其归于幼年时期对自己身世不平凡的渴望,默默地祈求着自己不是一个像其他孩子一样在安逸环境中长大的,沿着同一条人生轨迹走下来的人(后来也的确实现了)。我上学的时候,课本上是没有魔法师内战的,所有的孩子都是听自己的父母所说,大一点的孩子是亲眼所见。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都不知道在我出生的年月发生了这么大的一件事情,你从未给我讲过,就像是刻意地逃避着什么,而我明明知道对于你的年龄来说那也只是童年生活模糊的一段记忆,可我却一直这么想。


麦迪,有那么好多好多年,我都在努力探求你所隐瞒的秘密。我所有抛出去的问题,你从不给予否认的答案,却也不肯定。我总是将你的眼神读成希望我变得更优秀一点,或是聊以慰藉,或是将此曲解为自己想变得更好的一个借口。无论如何,我还是成了一个各方面成绩都非常优异的人。学校的老师总是对我赞不绝口,无论是当着同学们还是家长们,每次提到帕特里克这个名字总是带有一种赞许的语气——甚至佩服。你告诉我我是一个很有天分的人,换句话说我就是普通人中最接近天才的那个人。那么我怎么会满足呢。


那时候我的名字还没有被冠上奇迹,那个时候我深知除了校史策的榜单我不可能再存在于任何一本书中也不可能被什么人知晓。——没错,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已经可以慢慢意识到这些了。也大概就是那个时候,你送我去弗朗德易斯读书。说是读书,我却意外地被送进了王国最高级别的研究所里工作。令我诧异的是,你也在那里,以一个令人敬重的身份高高在上,我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那个时候我开始思考你究竟是什么人。小的时候我只当你是我的魔法师姐姐,理所应当地掌握着许多我从未听说过的咒语,直到你一次一次以令人震惊的身份出现在我的面前,促使我不得不去抓紧解开这个谜团。


但是,正如你所知,也可能正如你所料,这个问题就这么被搁置下了。


那一年,你提出了“里休斯计划”,你将这个光鲜而美丽的世界展现在我眼前而那时我正是一个狂妄地不得了的人。我以为我的姐姐终于在我的面前展现出了她全部的样子并且了不起的她已经认可我成为了她的同伴。这项计划让我不得不放弃了几乎所有而投身到此,我也因此而快乐着。你知道,当我看到一个完美的国度呈现在我眼前而我将要完成全魔法史上从未有人做到过的事件时,我的那一种兴奋快乐同时也是狂妄——但那都无所谓了。


人走上这一条道路其实不需要什么太多的东西,所以直到现在,所有人都在批判我说我这样是错误的当我被加以罪名的时候,我也可以坚信我的选择是正确的它能给人类带来幸福——至少对你是如此。没错,我已经知道了,隐藏在麦迪阿尔特伦斯这个名字背后的真正的你。听起来是多么的遥不可及啊,生活在赞美的故事和传说故事中的人,竟然以我的姐姐的身份陪伴了我这么多年。有着独一无二体质的你,竟也如同那些没有思想的人一样强调着扭曲的正义并且光做一些傻事。可即便如此,即便这很难说出,我也十分感激陪伴了我这么多年的你,就像我最初的、对你的喜欢和崇拜的情感那样难以磨灭——即便你已经离开我将近半个世纪,并发誓再不与我相见。


你在关注我,我清楚地很。所以我一定要把这封信送到你的手上。它无法告诉你这些年我的生活是怎样包括我对我所做的事情就是持以什么样的态度,我本想将它写成遗书的形式然而我实在没有什么遗产了。那么,我唯一所留下的,也是你留给我的,这个家族,如果它如我相信的那样发扬光大,那么阿尔特伦斯将再也不会需要一个反面角色的祖先。我将以帕特里克的名字活下去,我的成就将同你永恒的生命一起,永远无法消亡于这片大地。


 


                                                                                      帕特里克


                                                                   12月3日 傍晚 于阿尔特伦斯的阁楼






——




烂尾狂魔,我。


本来想加剧情,但是来不及。


就这样……其实根本没有看头【哭



评论(7)
热度(2)
©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