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杂的

[TPN]没标题

脑洞世界 关于维朗妮卡的百来个小字儿
流水账……。
_(:3」∠)_





“……那是我十二岁的时候。”

她记得那段在坎迪亚住着的日子,和家乡不同那是许多个没有萤火虫的仲夏夜的晚上。她一个人闭眼躺在褥子上难以入睡。窗外狂风暴雨呼啸,屋内闷热难当。对街闪来闪去的橙黄色的光被打湿在烟雾里,仿佛很远的地方传来粗犷或尖细的不拘的笑声和叫喊,酒杯碰撞。
这才是它真正的样子,年少的维朗妮卡愤愤不平地想着,潮湿而浮躁。她拉过被子蒙住头,未等声音削弱就有汗滴沿着额头流下。
……够了。
她在褥头摸索了一会找不到蜡烛,索性摸着黑走出房门。走廊明显的气温下降让维朗妮卡平静了一些,她摸着黑找到冷水壶,心想明天应该把褥子拖到走廊上来。
不该这样的。

“嘿……?”
“那段日子真是难熬极了。每天早晨起来都昏昏沉沉没有精神,以发霉的面包开始重复了无数次的所谓崭新的一天,做出精力充沛的样子去面对坏脾气的老板和那些令人讨厌的、成天到晚无所事事的顾客……每一天都要看着这些人度过。那时候我心里想的一直是,什么时候攒够路费,就可以离开,再也不回来。”
“你的确做到了!”
“没有,你知道,那些微薄的薪水几乎不够房租,加上日常开销,很少有富余的钱。”
“但……?”
“是啊,”维朗妮卡展露了微笑,“我后来遇见了凯尔罗因……又碰巧知道,他在找我。”
“这怎么——”
“——算了,赖萨。”她把目光转向窗外,然后拉开窗户伸出手臂。

“那并不是什么多么有趣的故事。”

“嘿,雨停了,我们为什么不去吃点东西呢。”

评论
热度(2)
©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