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杂的

[二宫和也]时间旅行者最终找到答案了吗

34/14岁的尼 背景设定大约在1997年

ooc 慎




0

 

“会历经许多痛苦,也会真正的有所成长。过着安定的生活就往往会想起过去的挫折,然后觉得,哇坚持下来了真的很好。如果遇见那时候的自己呀,我一定要去告诉他,未来可棒了,可一定要加油才行。你呢,二宫先生?”

“你会这样做吗?”

 

1

 

他见到他的那个中午,天气尚好。刚刚吃完午饭,二宫顶着棒球帽穿着人字拖,游走在东京市区的街道上,感慨着没有手机叫餐的年代是多么的不方便。

九十年代是令人安心的时代,送走了一波惶惶繁华,留有五颜六色的城市,欣欣然等待着千禧年。即便是在休息日,三十代的男性和女性依旧穿着工工整整却又稍许肥大的套装,大步迈在东京街头,一副急匆匆的样子奔往有的没的地方。

反倒他这样悠闲的人,给了人一种时代的掉队感。

明明自己才是先进的那一个啊。忍俊不禁。

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刚好绿灯熄灭。他看着红灯亮起,把手伸进右边不太充实的口袋,摸到的手机小而厚重,便索性没有管它,把手放在了口袋里。悻悻地看向路的那边,不远的地方的白色办公楼,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地方,二十多年如一日,于繁华都市之中,静默而又喧嚷。即便对现在的生活感到安心和满足,他也会在平日里或多或少地回忆过去的事情。要在记忆的江水中一路溯流而上,才能拾起十几岁时的故事。闷热的夏日,清冷的冬天,电车上并排坐着的谈笑的谁少年时候的模样,夕阳下独自走过的运河边的草坪……那些看似模糊的事,但凡开始回想,便一件件涌入脑海,让人觉得上世纪也不过是几天前的事。

大楼在遥远的地方稍许模糊,二宫将的眼光落在那里,直到周围的工薪阶层开始大规模移动,才发觉信号灯已经变成了可喜的蓝绿色。

随之,时钟的秒针拨到某一个位置的瞬间,白色的大楼里涌出了一批十几岁的少年。蓬松的头发和故作成熟的打扮,那些本应该在记忆中渐渐模糊的画面在此时不得不清晰起来。

就像是二十年前的自己一般,视野里的少年们,并肩大步前行,或在谁的推搡下打打闹闹,嘻嘻哈哈。

他本可以凭借少年们的活力将自己沉浸在一片关于年少时代的回忆中,直到他的出现。红袖口的白色T恤和深色半裤,松软的黑色半发,暂且可以称得上高的个子,微微弓腰,和少年一改往日阴沉的稍稍绽开的笑颜。二宫皱起眉头,眯起眼睛将目光锁定在少年身上,一边加快步伐向马路对面移动。

想见到你。无论这样的话有没有说出来,甚至不知道有没有形成一种思想。

当他踏上人行道之时,少年便消失在了视野中。

初夏还不太炎热的太阳在天空中悠哉地挂着,光芒刺眼。

 

2

 

如果还没有彻底地将大千世界挡在门外的话,那么我们还是可以收获许多意料之外的……情理之中的事物的。

比如说与少年和也的相遇,让二宫渐渐发觉此行的意图。

他多少还是知道一些十四岁少年的烦心事的,更何况那少年就是他自己。但比起十四岁的哀伤,更多数不尽的苦难会在未来漫长的日子里接踵而至。

而他是知道这一切的。

就像是看过了剧本的演员,通晓每一个情节的每一个细节,知道角色要走的路的每一块石头。

也是真真正正演过这台戏的演员。以至于到如今都难以忘掉当初在那些看不清未来的阴暗的日子里所经历的绝望,和忍受着身体和心灵难决高下的疲惫而姑且前进的感受。知道通往这里的路有多么的辛苦和漫长,也深谙在尚未坚定下来的那些日子里的怠惰茫然。知道年轻人要历经多么长的岁月才能获得真正的成长,知道走向未来多么难。

不同的是,这次的的主动权在自己这里,如果要去改变剧本的话,也不是不能做到。

那么你会去吗。

你会把未来告诉他吗,好的事和坏的事,你会告诉他吗?

 

他说不出答案。

 

3

 

在某些方面,这到底还是一个有些匮乏的年代。

记不起N64的爆红是哪一年的事了,但就目前的样子来看,这个时代还没有到来。

也记不起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一个喜欢打棒球的男孩子,逐渐变成现在休息日在三四台游戏机间轮转的游戏宅。

所居住的公寓楼的隔音远比不上自己在二十一世纪的房子,又恰巧居民区的夜晚尚不曾有市区的一丝喧闹,邻居家饭后电视里的综艺节目和隔壁小女孩和她母亲的爆笑声听得一清二楚。三十代的二宫躺在房间的正中央,翻着一本曾经看过又已经记不起剧情的漫画,正上方的吊灯是不太温和的橙光。

说不上太好,也不能说太糟。同样是喧嚷的时代,却因为独自存在于这里而变得宁静。远离摄像机的不知道第几个日子,不用再摆出刻意的笑脸,也少了能让自己真正开怀大笑的友人。

在朦胧中来到这个时代,看不出使命也得不出道理,如果非要将自己的遭遇冠上什么富丽堂皇的理由,那么大概是命运安排他来与二十年前的自己相遇吧。

当开始这么想的时候,随之意识到便是,难道自己应该成为截然不同的人吗。

可他确实是在为现在的,或者说之前的生活感到快乐和满足的。放在当初会觉得,如果非要改变,也不是不可以,无论成为什么样的人,一辈子都是一眨眼的事儿。但换到今日,绝对会和这样的安排坚决的说不,无所谓富有而舒适的生活,更在乎的是身边,一起走了那么久的人们。

如果换一个身份,依旧可以是非常好的朋友,却会因为少了某些共性而难过不已。

也许朋友之外,更想的是与你们比肩前行。

 

4

 

但现在,自己却是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安静地坐在二十年前的世界听从命运安排的人。

晚上九点到早晨五点的便利店兼职,通常是大学生在做的工作。他知道除了偶像自己还能去做许多事,不过为了解决眼前的温饱问题人往往就没有这么多的选择了。

前半夜的顾客会稍微多一些,大多是刚刚下班的年轻人和在外游荡的无业者,到后半夜人就很少了,自己也可以讨得安静的环境。所以他到底也不是很讨厌这样的工作,况且尚未感到疲惫。

能遇到各行各业的人,同时又会在夜间出没的人身上找到一种莫名的共性。夜间在都市的生命中占有了多么大的比重,他愿以旁观者的身份慢慢地把它挖掘出来。也会遇到与这个氛围不相符的女性,在结账的时候小声地说出,啊长的这样好看,如果去当偶像就好了呢。

也会在换班的时候碰到坐在仓库看电视的同事,指着电视上一群少年中的一个笑道,你看看那个,二宫和也,长的和你真像啊。

啊,是是,我就是未来的他,坐着时光穿梭机回来的哦。

什么啊才不是呢。他看着同事笑嘻嘻地递过来工服,站起身来从柜子里掏出双肩包。再见啦。同事说。

明天见。

仓库的门咔得关上,房间里只剩下了电视机里少年的声音。

二宫坐在旁边些许破旧的沙发上,将目光抛向不太大的电视屏幕,然后久久停在那里。

每一个画面都熟悉到不能再熟悉,演播室常常变动的座次,到什么环节主持人先生要说的话,交替闪烁的小红灯和小绿灯。又好像是自己在参加什么二十一世纪的综艺节目,看着屏幕里投放的总能够被从富士台找出的少年时代的录像。

他清楚地知道,现在的他们,存在于同一个时代里。现在的自己坐在电视机前看着节目,现在的少年或许就在不远的地方录着节目。

可自初见的那一抹不太清楚的身影的消失,使得少年就像是从这个时代消失了一般。自己无心去寻找,又让这种清楚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

到底是不是真的想见到你呢。

他仍然无法说出答案。

 

5

 

“四百五十元。”

“嗯。”

“找您五十元。”

二宫看着少年摊开的手心,比现在的自己的要白净平滑许多。

五分钟前,少年走进便利店的时候,他多少还是有些惊愕的。离公司也不太近,离车站也不太近,离家也不太近,何况天才刚刚亮起不久,少年二宫和也到访的几率几乎为零。但当纤瘦的少年从自动门后出现的时候,他又觉得,这番出现倒变成了不得不到来的事情。

少年如往日般面无表情,一只手紧握挎包的带子,目光在货架间搜索。或许是感受到了销售员二宫先生的目光,少年抬起眼睛,看向这边。                                                                                                                                             

四目相对。

他知道少年能将他看得一清二楚,却隐约觉得自己看不清楚少年的表情了。

但在空气静默的这几秒钟内,出于对自身的熟悉和强大的感知,他能明确地感受到少年此时的惊慌。

您好。他听到他颤巍巍的声音。

然后,他看到他低下头去,继续在货架间搜索要找的货物。

十四岁的二宫和也,对反常理的事情,有时候选择相信,有时候选择拒绝。对相信而不正常的事物,百分之九十会选择无视,任由其发展。

世间的大多数事情都能够在缄默中顺利进行,走向或是好的或是坏的无法改变的结局。当年少的二宫和也渐渐开始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必要去事物前进的轨道上硬掺一脚了。

二十年后的二宫和也比谁都更清楚地知道这一点。

“谢谢。”

少年接过零钱,想了想,又像是点头一样地鞠了一躬,转身向门口走去。

“谢谢光临。”

他看着穿着宽大T恤的少年在自己的视线里渐渐缩小,超市的自动门叮的一声打开。

等一下。

请等一下。

Kaz。

要不要……去吃点东西……?

 

6

 

其实有很多借口的,你远房老家的舅舅啊什么的,但说不出口,太残忍了。

清晨刚刚开张的不太有名的西食店尚可以说上冷清。二宫对面坐着的十四岁的和也眼神朦胧地看向某一个说不出的方向,二宫看向少年右手边的玻璃杯,里面的橘子汽水咕噜咕噜地冒着泡泡。

“二宫先生,是未来的我吗。”

“是。”

“嗯。”

“嗯。”

其实是善于说话的人,但面对十四岁的自己,很难像面对一个大人或面对一个别的孩子那样交流。他期待着他能问出什么别的问题,那些本应该出现在这个场景里的问题,类似于未来是什么样子的问题,也便他能够决定,到底要不要告诉他些什么。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在期待,二十年后的二宫先生会告诉自己一些未来的事情。比起兴奋或者恐惧,此刻占据少年和也内心更多的大概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茫然。不同于在路上遇到的和自己搭话的陌生人,也不同于任何一个熟人。当成熟的,未来的自己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反倒是一种梦境般的朦胧感。他在也期待着,自己日前的惶惶不安可以在此刻涌现出来,就像无数个伏在宿舍的夜晚,听着窗外的阵阵蝉鸣,彻彻底底地感受到对未来的迷茫,并期待着有谁能够告诉自己将来的事。

他开始想,面对这样的场景,如今的他应该如何是好。他曾在二十一世纪被问到过这样的问题,如果遇到过去的自己,会去鼓励他或者安抚他吗。他从那时候起,就难以得出答案,一直到时间逆转,他逆着走了二十年,又顺着走了两个月,直到他见到少年和也,直到他和他说上话,直到他们目前坐在这里,他都没有办法得出结论。他懂得那些苦难,懂得在漫长的日子里少年承受的煎熬,懂得站在深夜树林的迷雾里打着灯也看不到光的感觉……也懂得当太阳升起来冲散了雾的感觉,甚至连后怕都明白。可十四岁的他该知道这些吗。

他到底想不想知道这些呢。十四岁的和也也不太明白。有时候他觉得这条路很难走,有时候又会觉得比想象的轻松一些。他听过许多前辈艰苦奋斗的故事,却又多多少少也渴望着舞台上的光束能够打在自己身上。如果知道了未来,自己还会前进吗。或者再向上延溯的话,人活在这个世上,到底应不应该去揣测未来的样子呢……还是将一切仅仅只停留在猜测?当真正想到这样的问题的时候,和也本身也开始迷茫。在任何一个可以称得上是目前的瞬间,他没有考虑过也没有试图去考虑未来的事,以至于到现在自己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去渴望,未来的自己的样子,未来的生活。

该不该讲呢。

该不该问呢。

该怎么办呢。

 

泡泡渐渐平静下来。

 

我知道了。

诶?

二宫和也,一定要加油。

 

他看着少年没烫过没染过的柔顺的头毛,又想到再过不久这一头可爱的头发就要被剃掉了,忽然想伸出手去拍拍少年的脑袋。可当这种想法萌生的时候,他又羞红了耳朵。

二宫笑出声来。

“什么呀……”对面的少年嘟囔道。

 

7

 

二宫先生,会一直待在这里吗……?

不……大概。二宫用温润的视线对接上少年清冽的眼神。我可能马上就要回去了。

 

再见。



fin.


时间旅行者先生其实一直都很清楚,当下是最重要的,知道过去的痛苦是过去的事,过去的痛苦有在变成现在的快乐。

所以当当下开始错乱的时候,当所知的痛苦还未到来的时候……该怎么办呢。

是这样想的。


其实又烂尾了……吧。

评论(2)
热度(5)
©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